妻子在异乡染病去世,医院寄回的遗体,缺了 9 件器官

痛失挚爱无疑是世界上最残酷的事情之一,但很多人很难想象,在接受现实、已经打算将其安葬之际,依然要承受接二连三的沉痛打击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……

2018 年圣诞节前两周,63 岁的英国人 Peter 先生和 54 岁的妻子 Lynne 来到位于加勒比的多米尼加,准备在度假胜地蓬塔卡纳度过圣诞假期,

原本高高兴兴的一次度假旅行,却成了两人在一起的最后时光,还引出了一连串令人震惊的后续 ........

12 月 23 日早上 8 点左右,妻子 Lynne 在酒店醒来时就觉得很不舒服,

那天上午她感觉腿脚无力、无法站立,吃午饭时一直在呕吐,

她试着站起身,可没走几步就摔倒了,丈夫赶紧把她抱回床上,这时 Lynne 几乎不省人事,

丈夫见情况不对,马上跟酒店联系并叫来救护车,将妻子送到当地医疗中心。

前一天晚上夫妇俩还在酒店的酒吧喝酒休闲,回房间时 Lynne 啥事没有,

第二天妻子突然病倒,病情来势汹汹,

突发情况把丈夫 Peter 吓坏了,他希望医生赶快帮妻子检查,确定病因并对症下药。

可是从那时开始,事情就向着失控的方向发展了 ........

医生首先收了 2000 美元(约 1.4 万人民币)检查费,为妻子 Lynne 做的第一项检查竟然是妊娠检测,

确定她没有怀孕后,经过进一步检查,医生确诊她患有阿米巴痢疾,从这个方向为她治疗。

当时丈夫觉得妻子的病情急转直下,担心不只单纯的痢疾那么简单,

凭借以往的生活经验,对照妻子的症状,他怀疑妻子有可能得了脑膜炎,

当时他就提醒医生进行脑膜炎的检查,可是被医生忽略了。

显然丈夫的判断有一定道理,因为妻子的病情没有因治疗好转,反而还在不断恶化,

第二天,也就是 12 月 24 日平安夜那天,妻子的手部、胳膊、腿部都出现了大量紫红色斑点,

经过再次检查,医生证实丈夫之前的推断是对的,妻子的确患上了脑膜炎。

脑膜炎是非常危险的疾病,丝毫耽误不得,丈夫本打算带妻子坐飞机到美国迈阿密治疗,

可脑膜炎具有一定的传染性,存在公共卫生安全的风险,计划只得搁浅,

丈夫当即决定将妻子转院到首都圣多明各的一家大医院治疗,

两人在当地举目无亲,度假村的工作人员帮不上忙,旅行社 TUI 担心传染,不肯派工作人员支援,

丈夫只能一个人匆忙打包了行李,花 200 美元雇了车,经过 5 个小时的车程终于带妻子来到他认为靠谱的大医院。

然而还是太晚了,

在医院里,医生参照之前的检查结果,按脑膜炎的方向为妻子安排了隔离治疗,

想了很多办法,她却没有半点儿好转的迹象。

妻子被隔离期间,丈夫曾暂时回到酒店,他在酒店房间里写下这段令人心碎的日记,

"Lynne 不认得我是谁了,她还说她看不见了,只能辨认出明亮的灯光。"

" 她身上遍布紫红色的斑点,医生告诉我她的情况非常严重。"

" 昨天一整夜我都待在她身边,眼睁睁看着她看不见也听不见,我只能握着她的手,等待天亮。"

可惜的是,妻子 Lynne 没能再陪他一起看日出,

与病魔抗争一周后,她因医治无效不幸去世,离开了深爱自己的丈夫,

那一天正好是 Lynne 的生日。

突然之间痛失爱妻,还远在异国他乡,丈夫 Peter 的悲痛和无助可想而知,

筹备后事期间,因为担心被传染,他也在医院接受了脑膜炎检查,

" 我一直陪她待在那家医院,我可能也会被传染脑膜炎。"

" 我宁愿跟她一起死了也不想一个人回家。"

经过检查丈夫并没有被感染,这让他产生了新的疑惑。

在多米尼加,妻子的病先被误诊,确诊为传染病后,丈夫亲眼看到医院对传染病的隔离预防有疏漏,

他跟妻子近距离接触,很可能会被传染,现在医院说他没感染,

一系列的事都让他对当地的医疗水平产生怀疑。

丈夫一直态度坚决地表示要带妻子回家," 我不能把她留在这儿。"

当时正值新年,很多政府办公室都关门休假了,办理各种手续的时间异常漫长,

他的弟弟听说出事了,马上赶到当地帮忙,

两人经过一周多的努力,终于办好了所有手续。

今年 1 月 7 日,经过防腐处理的 Lynne 遗体被运往英国,丈夫终于带她回家了。

其实丈夫执意带妻子遗体回国,而不是就地火化,不只 " 落叶归根 " 那么简单,

丈夫希望能在英国对妻子遗体进行二次尸检,进一步确认死因是不是医院所说的脑膜炎。

1 月 23 日,尸检报告出来了,没想到结果印证了丈夫的预感,

验尸官发现妻子 Lynne 的真正死因是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和间质性肾炎或肾衰竭,

并非多米尼加医院开具的死亡证明上写的 " 脑膜炎 "。

医院几次三番误诊,对病人如此不负责任,让丈夫 Peter 气不打一处来,

但是第二天,验尸官又告诉他另一件更加匪夷所思的事,

验尸过程中他们发现,Lynne 的遗体竟然少了一些器官,

双眼、心脏、胃以及其他 6 件器官都不翼而飞了!

没有捐献器官,也没人跟 Lynne 的丈夫说过器官被摘除的事,

如果不是丈夫执意带遗体回国验尸,他们都无法发现妻子的遗体居然有 9 件器官丢失的事,

这些器官怎么就凭空从 Lynne 的遗体中失踪了呢?

那一个月时间,丈夫 Peter 遭受了一系列的打击,竟然还遇到这么荒唐的事,他说什么都不能让此事不了了之。

为了搞清楚事实真相,他和多米尼加那家医院进行了一系列扯皮,

花钱请律师,打了无数电话,发了大量电子邮件,

一直询问医院妻子的器官为什么不见了、为什么没人通知他、器官现在在哪,

还吓唬他们要亲自飞到当地,把器官找回来。

纠缠了 5 个月,吵了无数次,医院一直含糊其辞左右推脱,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,

直到今年 6 月,医院突然说妻子 Lynne 的器官找到了,

6 月 13 日,这些器官被运回英国,

而当天,又正好是 Peter 和 Lynne 夫妇的结婚纪念日。

僵持了 5 个月事情突然间就解决了,这让丈夫 Peter 有些摸不着头脑,

他觉得这种 " 突然 " 没准也存在问题,加上医院以往那些不靠谱的行为,

他怀疑很可能医院又在耍诈,比如用别人的器官冒充妻子的器官,

" 我觉得那不是我老婆的器官。"

" 几个月都不知道在哪,不可能一下子就找到那么多器官的。"

" 事情不对劲儿。"

目前,英国的验尸官已经接受了 Lynne 的心、肝、肺、脾、肾等器官,

但还没有进行 DNA 检查,现在还无法判断丈夫的推断是否正确。

不过根据一位器官移植研究人员的推断,假设这些器官真是冒充的,

找回 Lynne 真正的器官也希望渺茫了,

加勒比海地区存在着世界范围内臭名昭著的器官黑市,器官有可能已经被卖掉了,

说不定现在丢失的器官已经被移植到了某人身上,或者被卖去什么机构做了研究。

目前,多米尼加官方还没对此事给出回复,

夫妇二人的旅行社表示理解丈夫 Peter 的悲痛心情,

如果他还需要和多米尼加方面联系或在英国进行相关活动,旅行社也表示愿意帮忙。

一次度假竟然和挚爱阴阳两隔,还牵扯出一系列超出常理的事,

遭受打击最大还是丈夫 Peter。

妻子过世已经 7 个多月了,他还是无法安然入睡,仍然觉得医院返还的器官有诈,

他说最痛苦的就是想到几千英里之外,妻子的器官不知流落何处,

它们是不是还留在当地医院里,或者已经被卖掉了,之后能不能被找回来。

虽然妻子遗体只剩一具空壳,但以现在的局面,丈夫也无计可施,

他已经将妻子的遗体下葬,让挚爱入土为安。

" 我们把遗体运回来时,里面就是空的,那只是一具空壳而已。"

" 我只能让一半的妻子安息。"

" 我受到很多伤害,想念我美丽的妻子 Lynne。"

" 我没能把她(完完整整)带回来,但我希望这件事能引起其他人的注意。"

" 尽可能不让相同的事发生在别人的爱人身上。"

延伸阅读:

标签:

上一篇: 维密首次引入变性模特

下一篇: 共和党将枪案频发甩锅电子游戏,网友这句反讽亮了

发表留言